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点击上方“E小水电”,“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来源于微信号“中国发电”,作者:向敏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编者按:水电作为可再生的清洁能源,在我国能源发展史上占有及其重要的地位,支撑着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水电是个传统行业,虽发展多年,但对于水电开发,一直以来争议不断。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水电开发利益共享工作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这个指导意见的出台对目前我国的水电开发有何意义?指导意见有何亮点?新形势下水电发展还有哪些困境?如何破解?未来水电的发展前景如何等?记者近日分别采访了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林伯强,并对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王浩进行了专访,以飨读者。


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二十世纪我国建成的最大水电站—二滩水电站


“如何处理利益共享的问题,应该是水电发展最大的挑战”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认为此次指导意见的出台对解决今后水电发展的重点问题很有意义,尤其对于解决移民的具体困难是有帮助的,相对于之前的移民政策,指导意见更加鼓励创新机制,通过利益共享,实现移民长期获益。“但根本还是要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他举例说,怒江开发对于脱贫的好处显而易见,关键在于开发后,电价电量能否有保证,能否不弃水,一旦弃水想要达到扶贫的目的就很难。

  

张博庭告诉记者,国家脱贫攻坚确立的“三区三州”,其中两个州(凉山州、怒江州)都是水电大州,水电开发对改变连片贫困区作用非常重要,对于扶贫攻坚意义重大。“世界银行对水电开发作用的高度总结,只有四个字‘减贫’和‘减碳’。可见水电开发的’脱贫’作用,在全世界都是公认的。因此,我国未来水库移民的工作,不仅不应该成为水电开发的阻力,而更应该是一种动力。”他说。

  

“指导意见第一次比较明确地提出利益共享的这个概念,必须兼顾投资者、企业与移民的利益,这应该是共享的最主要的方面。而移民是水电发展核心的问题,毕竟他们是要背井离乡,必须要妥善处理好移民现在乃至今后生计的问题。如何处理利益共享的问题,应该是水电发展最大的挑战。地方政府今后要摆正自己的位置,除了更积极支持之外,尽可能以投资主体为主导,以更加市场化的方式来操作,政府在中间扮演的角色要淡化一些。”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林伯强表示,水资源越来越少,而移民的数量又特别多,导致开发商难以挣钱,这也属于经济上不可开发,假定企业以市场机制为主导,这些问题应该都可以在开发的过程中得以解决。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万里长江第一坝—葛洲坝水电站(黄正平 摄)


对于水电开发利益共享的分享方式上,张博庭不太赞成股份制,“比如四川云南部分水电企业大量弃水,要是股份制就比较麻烦,企业经营困难,移民的利益就不能保障,水电是国家的战略资源,尤其水资源调控非常重要,包括将来能源转型,大型水电还是应控制在国家手里。”

  

张博庭介绍道:“近期水电开发的确遇到瓶颈,由于我国电力产能过剩,造成电力消纳困难加剧。在火电机组利用小时大幅度下降的同时,我国水电弃水、风电弃风、光电弃光的(三弃)现象都十分严重。其中,由于水电的弃水主要集中在我国的四川和云南两个水电大省,所以当地的水电企业损失巨大,开发新的项目就会产生诸多顾虑,从而严重影响了水电企业开发新项目的能力和积极性。”

  

“从宏观上看虽然电力行业的市场化改革,一定是有利于行业长期发展的,但是对于水电开发必须要想办法解决好水电企业的短期经营业绩考核与国家、社会的长远利益之间的矛盾。解决社会发展百年大计的问题,通常不是某个具体企业力所能及的,而一定是政府的责任,一定要靠政府的规划、政策。此次指导意见的出台对于水电发展无疑是针强心剂。”张博庭如是说。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世界上最高碾压混凝土坝水电站—龙滩水电站


“破解困境在于加快煤电去产能的步伐”


“当前我国出现电力产能严重过剩的原因,并不一定是某些舆论所宣传的水电(包括风、光)发展得太多了、太快了,也很可能是我们对能源转型的理解出现了偏差。”张博庭认为,过去,我们只认识到,只要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就是在实施能源转型。但是国际社会的共识(例如“苏州共识”)告诉我们,能源转型的核心要义,是主体(化石)能源的变更。主体能源怎么样才能变更?一方面是我们所熟悉的大力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另一方面,还要有创造条件,尽可能早地让化石能源,尤其是(我国目前的主体能源)碳排放量巨大的煤炭,逐步减少和退出才能转型。尽管我国煤电发展的增速也在迅速的下降,但是由于我国煤电规模的基数非常大,截至目前我国能源结构的优化还只是相对的。

  

据他介绍,目前看来,实现我国2020年的减排目标问题已经不大,但如要实现我国对国际社会的203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达到20%,以及在2030年以前碳排放达到峰值的承诺,水电的发展速度还是至关重要的。至于更长时期,更加重要的是“要在本世纪下半叶,就实现净零排放”的巴黎协定,目前,尽管我国还是世界上《巴黎协定》最坚定的支持者,然而,不能通过大力发展水电和可再生能源,尽可能快地替代煤炭和各种化石能源,实现我们巴黎协定的承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在我国的煤电转型、逐步退出的问题解决之前,我们解决水电发展困境最关键的送电通道和龙头水库建设等问题,都几乎是无解的难题。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中国最早复建扩建的大型水电站—丰满水电站


张博庭对记者说:“解决弃水(也包括弃风、弃光难题)的关键,其实都在于加快我国煤电去产能的步伐。这个道理其实也十分简单,我们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目的,就是要用它早日替代化石能源,通过能源转型,实现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对于我国水电发展的前景林伯强表示:“目前水电开发的不错,为能源清洁发展带来很大作用,但由于资源越来越少,包括移民在内的经济可行越来越少。水电可能今后不会有太大发展,能在一次能源当中保持目前的份额就差不多了。”

  

张博庭则信心满满:“一方面,我国水电还有超过60%的开发潜力等待我们去挖掘。另一方面,我国能否实现能源转型和可持续发展以及兑现我们《巴黎协定》的承诺,将主要取决于我们水电的发展。总之,未来中国的水电依然是前途光明、任重道远,机遇与挑战同在。”


更多项目信息,关注「E小水电」公众号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或访问 www.eshuidian.com.cn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推荐

出品 | E小水电(ID:exshuidian)

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


国家能源局:水电开发利益共享不是分利润 各方应合法合规获得合理利益


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水电开发利益共享工作的指导意见》:建立促进水电消纳的激励机制


本文来源于微信号“中国发电”

【E小水电】专门为小水电站(包括在建、待建)的融资和转让提供免费推广服务,请联系158 8005 7005。

@ E小水电保留最终解释权

水电开发共赢,路在何方?利益共享的根本是保证水电开发的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